华中农业大学丨杨欣雨:演着演着,她成了角色本身

发布时间:2023-11-17 15:35   来源:华中农业大学 周劼 蒋朝   阅读 18.4万+一键复制本页标题和网址

学子风采

十年春秋,十载跨越

一次牵挂,一生牵挂

杨欣雨

从现实走到剧中,沉浸角色

又从剧中走向现实,躬身实践

真情演绎“有一种情怀叫牵挂”

▲生活中的杨欣雨(受访者 供图)

这个新学期,华中农大新装修的大学生活动中心剧场再次上演话剧《牵挂》。剧终的那一刻,剧组照例请上刚刚完成支教的研究生支教团成员接受全场热烈掌声的祝贺。举着支教团旗帜,团员们自豪地走上舞台,挥舞旗帜,向观众挥手致意。杨欣雨就是这一“棒”研支团成员之一。

《牵挂》改编自华中农大大学生支教团队的真实故事,主人公“张福禹”就源自华中农大三位大学生原型——救溺水同伴而牺牲的张瑜、病逝在支教岗位上的西部计划志愿者赵福兵、赴贵州义务支教两年的徐本禹。

▲《牵挂》剧照:“张福禹”讲述他的支教计划(闫冉 摄)

2013年9月,《牵挂》首次公演。2014年5月,剧组进京,《牵挂》成为首部登上国家大剧院舞台的京外非艺术类高校原创话剧。十年来,先后有900多名华中农大学子加入剧社,其中有数百位《牵挂》的演职人员走出角色,走进现实,参与了支教、支农、社会实践等活动。

▲杨欣雨(右一)在演出现场(受访者 供图)

2022年,作为华中农大“本禹志愿服务队”第十八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杨欣雨回到家乡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在建始县摩峰小学做一名支教老师。

从一个完全不知话剧为何物的大学生到成为“宋菊花”,从扮演留守学生“宋菊花”到成为支教老师“张福禹”……杨欣雨是《牵挂》第七代大学生演员,她演着演着,就“牵挂”成了角色本身。

她也是十年来从《牵挂》这部话剧里走上支教路的十多位演员中的一位。

▲支教时的杨欣雨(右一,受访者供图)

在支教期间,杨欣雨给学生们放话剧《牵挂》的视频。看着屏幕里的“自己”,她突然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真的从戏里面落到现实了”。9月份回母校华中农大经济管理学院读会计学专业研究生的杨欣雨回忆说:“以前觉得我是在演戏,现在不是在演戏,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0 1 泪流满面看《牵挂》

杨欣雨来自恩施建始县城。从县城转官店镇,再转摩峰村,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后,就来到摩峰中心小学。

《牵挂》戏里的“恩施凤凰岭”是个虚构的地名,但华中农大对口帮扶建始县、华中农大研究生支教团长期支教摩峰中心小学是20年来一直发生的真实事件。

▲杨雨欣在支教(受访者 供图)

杨欣雨很小就听父母讲过这些事情,而且在2018年高考后的暑假,父亲的单位正在接待帮助当地农民种水果的华中农大老师和暑期社会实践团的学生。“我还跟他们聊过,我感觉他们做的事还挺有趣的。”

高考填志愿,杨欣雨填报了华中农大经济管理学院财务管理专业,“我知道肯定是去华农”。

▲《牵挂》剧照:“向幺妹“看望”张福禹“(仇傲 摄)

作为本科大一新生,没有抢到好位置的杨欣雨搬着小凳子,坐在过道上泪流满面看完话剧《牵挂》。“那天晚上之前,我从没有听说过《牵挂》,甚至没有正儿八经地看过话剧。但这部讲我的家乡、我的学校故事的话剧,让我特别共情。同样是来自大山深处,对外面世界充满了期待和向往,我周围有太多这样的孩子。他们拼命努力,一点一点汲取知识,为了未来、梦想和家人努力奋斗。”

0 2 一门心思演《牵挂》

看完《牵挂》,杨欣雨就动了演《牵挂》的心思。“看完话剧我就萌发了这个念头。张福禹在面临很多抉择时,依然选择去贫困山区支教,这一幕让我非常感动。我正好没接触过话剧,我就想要去试试。”

一听到《牵挂》剧社招新的消息,杨欣雨就迫不及待地报了名,顺利入社,最终选定了角色“宋菊花”——这是一个留守学生,在支教老师的帮助下考上了武汉大学。

▲《牵挂》剧照:“北京,在这里!”(丁沐嵘 摄)

为了更好地贴合山村小学生的角色,《牵挂》里的几个“小孩子”演员常聚在一起,以角色的口吻和视角对话、做游戏。他们还一起写了一部《牵挂外传》,想象“凤凰岭”小孩子们的故事。杨欣雨设定“宋菊花”是一个乖巧又叛逆的女孩:支教老师对于她来说,区别于父母,如果父母让她努力学习,她可能没那么在意,而支教老师告诉她,怎样才能够成为更好,她会认真听,而且听得进去。

对她来说,是改变人生的一个契机。“我饰演‘宋菊花’这个角色,我发现其实我就是她本身,一个在大山里长大、渴望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的山区小孩,也很幸运得到好心人帮助。”

▲《牵挂》剧照:孩子们给“张福禹”戴上幸运花环 (高婉茹 摄)

第一次演出,杨欣雨很紧张,但她一直认定,这次演得最好。“虽然最紧张,但最能反映当时的心情,想演的东西都演出来了。”

大二开学演了,大三也演了,大四甚至还去客串,杨欣雨陪伴《牵挂》整整四年。

0 3 带着渴望去支教

进入《牵挂》剧社不久,杨欣雨又想着去支教。“我感觉演戏时不断揣摩孩子的心理,更加设身处地地替山区的孩子们思考:他们到底面临怎样的问题?他们面对支教老师又是怎样的心态?这些‘想象’坚定了我支教的心,我渴望成为《牵挂》故事里的‘主角’。”杨欣雨说。

大四听说研支团报名,她又去面试了。“如果没被选上,我会将大部分时间用来准备考研,那样就跟支教远离了。”杨欣雨坦言,她珍惜这次机会。

▲《牵挂》剧照:“龚二狗,快回来吧!”(魏洪博 摄)

2022年,杨欣雨入选华中农大第十八届研究生支教团,来到建始县摩峰中心小学支教一年。杨欣雨发现,随着外出务工和进城,越来越多的家长会带着孩子去外面求学,留在家乡的孩子越来越少。而另一方面,很多家长本来有条件把孩子送到镇上读书,却选择到摩峰中心小学上学,“因为他们知道华农的老师在这里。每一棒支教老师在这里都留下了很好的口碑”。

杨欣雨两个学期带了二年级语文、三年级音乐、四年级语文、五年级科学、五年级美术、五年级劳动、六年级音乐、学前班辅导课等8门课。

▲杨欣雨与队友和同学们在一起(受访者 供图)

杨欣雨是摩峰支教团队里唯一教科学的老师。她带着孩子们第一次走进实验室,从第一个热传导实验,到最难的电磁铁能量转化实验,“我特别怕实验不成功,会在下面反复做很多次,还是很紧张和担心”。她说,“我很庆幸,我的第一份自信是学生给的。”

虽然常常会被学生们的问题问得哭笑不得,但这也激励她更好地准备每一堂科学课:仔细研读教材,尽可能多地了解课外的科学小奥妙,用实验导入课本知识。令她欣慰的是,“我接手的时候,班级科学课排全县四十多名,我离开的时候排全县二十几名了”。

0 4 相遇之后更牵挂

20年来,依托本禹志愿服务队,华中农大共计19届近200名研究生志愿者赴贵鄂两省大山深处开展支教活动。

作为其中的一员,杨欣雨对话剧《牵挂》有了更深的认识:“支教期间基本都是和学生在一起,对学生的感情会非常非常浓。而且这种感情是双向的。”

有一次,在课堂上讲到一个生字“遇”,杨欣雨说,这个字可以组词“遇见”。

▲《牵挂》剧照:“张福禹”不幸牺牲(费鸣起 摄)

一个小女孩特别真诚地看着她说:“我遇见了杨老师。”

另一个跳脱的孩子说:“后来,我遇见了像杨老师一样好的人。”

“遇还可以组词‘相遇’,我和杨老师相遇了。”又一个孩子说道。

说起这些,杨欣雨又忍不住泪流满面。

来源 | 《长江日报》2023年10月31日第2版

文 | 周劼 蒋朝常

编辑 | 蒋朝常 校对 | 匡敏 徐行 晏华华


责编:大学生云报 赵旭 + 投诉

480 赞
相关新闻
为你推荐